情慾流動

///

【快新】【AU】伦敦雾 01-02

怡sir.:

后来伦敦弥漫了好多天的雨雾,新年前一天,我在贝克街遇见的小孩子跟我说那是鬼故事里末日降临的征兆。虽然并不会被吓到,但果然我一点都不喜欢那种天气,就像解不开的谜题一样。


可你在那里啊。


 


伦敦雾/LondonFog


笔/怡sir


·AU 工藤新一没有去游乐园 黑羽盗一没有失踪


·快新ONLY 


·3/4高智商组


·双向暗(明?)恋


 


01


 


在教授略微不满的目光注视中,服部平次右手边的少年才刚刚准备把手机塞回书本下,那面屏幕又亮了起来。


「不,那你说急性肾衰竭的话为什么不可能是汞中毒,死者的身上有红色斑丘疹不是吗?」


 


目光扫过这几行字,他停顿了一下,手指继续在键盘上快速输入,


「砷中毒以后的表现也存在喉头水肿和皮疹,而且——」


 


好的。这位同学已经发了二十五分钟简讯了,如果教授知道他在说些什么的话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服部君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再看看左手边的人。如果不是左右两边衣服颜色不同,他可能真的会瞬间错乱,虽然经过小半学期他已经差不多习惯了,但是看着两边基本上一样的侧脸,偶尔还是会觉得惊奇。啊,现在是左边这位的手机轻微震动了起来,他的坐姿更为随意一些,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快速地在课桌下回着简讯。


服部君再看向右边,那个人正对着完全没翻对页的课本出神,明显思绪飞得很远,唯一牵动他神经的还是压在书下露出的一角屏幕。


 


「喂,工藤。」实在忍不住开口。


「什么?」


「所以说你们俩能不能不要隔着我发简讯了啊?干脆下次坐在一起好吗……」


「不要。」


「而且再怎么说讨论案件也应该找我吧喂!现在都流行魔术师破案了吗??」


「他好歹是医学系的学生吧,别吵,教授看这边了。」


「教授从一开始就在看你……太嚣张了啊工藤君。」


 


对话终止。服部君再次受到冷落。他左边那位抬头看了他一眼…不,是越过他望向了工藤新一。不同于工藤君的严肃,黑羽快斗的眼中是轻松的笑意,仿佛他们根本不是在说上周恶意投毒杀人悬案。无论如何服部自知他一左一右两个室友已经完全活在别的次元里了,并且是不容别人再加入的那种气氛。


这种状况一直从下午延续到了晚餐前结束。服部社团活动结束回到宿舍时才发现白马探已经带着行李箱回来了,而黑羽快斗躺在上铺睡觉,工藤新一不见踪影。


「露出这种‘你终于回来了’的表情,是说你又被某两个沉浸在二人世界里的人无意识抛弃了吗?」


服部对这样精确到助动词的,带有白马探特有嘲笑风格的话语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干笑两声表示默认,「所以,工藤呢?」


「去警视厅了,好像关于上周的案件还需要对物证重新化验。」


所以他们俩没争出结果啊,「今天好像轮到工藤买饭?」


「我替他去咯。」


不知道是根本就醒着还是后来听到人声转醒的黑羽从床上坐起,宽大的白色卫衣的袖子挽到手肘,撑着窗沿的栏杆长腿一伸落到地上,踩着板鞋懒洋洋的朝门边走去。


这大概就是东大0314寝室的日常了吧。


 


虽然说起来这只是四个标准的十九岁大好青年在大学校园生活的第一年,但0314寝室的名气可能已经传遍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特别是女生们津津乐道的话题里。因为他们大概是全日本最有名的四个十九岁了吧,一黑一白一对双子,三位名侦探和一位魔术师,法律心理学医学系…总之就是各种超乎规格都懂太多的高材生,偏偏分在了同一个寝室里。最合理的解释方法大概是有人黑进了学校系统里更改了分配——


就是那个一边拿着饭卡刷了四份咖喱牛肉饭,一边调戏旁边可爱学姐的少年吧, JMC魔术大赏历史上最年轻的冠军。其实要分辨他和那位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很容易,前者看上去更为开朗活跃一些,后者更认真低调。如果你足够漂亮并且幸运的话,你可能会被好心情的黑羽君送上一朵玫瑰。如果天气足够好的话,你可能会在足球场上看到工藤君在阳光下奔跑的年轻身影…其实无论碰到哪一个都很好啦。


 


一!点!都!不!好!好!吗!?by服部平次。


 


作为314的常驻成员(白马探因为经常飞国外所以为非常驻成员),服部才是有苦说不出的那一个。因为是侦探啊,真的没办法忽略那些由无数个细节堆积出的微妙事实——存在于工藤和黑羽之间奇妙的氛围。说起来,他们总有种认识很久了的感觉,但是别人问起的时候两个人都说,是来了大学才认识。好吧,如果是才认识两个半月的人,为什么工藤要跟黑羽那么较真呢?两个人可以从作业争到案件再争回寝室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且不分场合不分时间。


比如。


——这个冰箱贴的形状太像鱼啦快给我扔掉!!


——每天买那么多甜食回来你是三岁小孩吗?


——这题明显直接用拉格朗日极限定理解就好了啊你数学比我高五分到底怎么考的?


——谁让你翻我作业啊混蛋,然后把你的手从我的限量版福尔摩斯探案集上拿开!


——这只是食物中毒意外吧…我说大侦探你是不是案件见多了对这个世界有误解了啊?


——不,不可能,这是个密室杀人案你这个白痴。


 


起初服部还以为他们两个互相看不顺眼,而后才知道那种种互相针对都只是太过在意对方的表现。对方不在的时候就会是另一种模样,比如,现在黑羽拎着四人份的晚餐回到寝室,不忘把工藤的那份放进微波炉里保温。他的手上还有一个袋子,里面装了工藤最近经常喝的7-11的黑咖啡。他拿好着糖和奶精,以最温和的动作调配好咖啡,再搅拌均匀,然后放在了工藤书桌上最新的侦探小说旁。


然而那晚工藤新一并没有回来,黑羽也说是临时有事离开了学校。第二天早晨服部醒来的时候,工藤君已经坐在书桌前喝那杯咖啡了。白马表情微妙的笑了笑,道了早安,而服部倒是没经过大脑就直接问出,「咦,工藤你身上这件衬衫新买的吗,是不是太大了?」


 


十一月一日晴,拉开窗帘以后阳光落在了窗台的薄荷盆栽上。冬日前还带有暖意的光束中漂浮着细小的灰尘,还有,咖啡特有的香味。


少年顿了一下,然后轻描淡写的回答上铺的人的问题。


「不啊,」他说,


「这是黑羽的衣服。」


 


02


 


「咳,因为从警视厅出来太晚了没有电车,所以就近住在他那了。」


虽然是听起来很合理的解释,可是明明旁边两个室友的表情更微妙了。


「他还大晚上跑回去给你开门吗……」


「他没回去吧,我有钥匙。」


「哎?他没回家的话去哪了……等等你刚才是不是说你都有他家钥匙了……」


「嘛,嘛。」白马探架着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的服部平次一起去加入洗漱大队了,工藤瞟了一眼对面无人的上铺,抿了口咖啡。


啧,太甜了。


 


结果黑羽快斗消失了一整天都没有出现,这倒是不常见的事。因为就算是翘课,黑羽也更可能会窝在寝室倒弄他的魔术道具,而是没有打招呼就没影。比起担心他——毕竟又不是小孩子了肯定不是走丢或者遇害了,服部和白马发现了更有趣的事,那就是观察工藤的反应。晚上九点零七分,工藤新一终于拿起了手机走到阳台。


 


「…喂?」


电话被接通,耳边传来的风声不知是来自自己所处的地方还是来自听筒那头。明明是特别熟悉的声音,那般聒噪的,每日每日在耳边喋喋不休的,更何况还是与自己的声音如此相似的。为什么这样的声音此时在耳边低沉地响起,混杂着一声轻轻地叹息,一个音节就能让人心悸。


「新一?」


「你在哪?怎么都不回简讯。」


「我回了啊?」


 


——刚从警视厅出来,太晚了没有电车回去,就近借住下你家。


——好。


那也太敷衍了吧,都不像那个话很多的你。当然这句话没说出口。


 


「打来是想告诉你,化验结果出来了,重金属中毒,化学成分为水银和砷混合。死者的唇膏和洗漱用具上都检测到了,还有柜子里的罐装可可粉。」


「呜啊好可怕,果然犯人是前夫吗…」


「嗯,佐藤警官刚查了出境记录,他于前天上午飞往伦敦,现在目暮警官已经派人去追踪了。」


「那就恭喜名侦探又成功破案啦!」


「…嗯。」


「伦敦啊…我记得你一直想去的对吧,平成的福尔摩斯?一定要去一次贝克街啊。」


「等明年暑假有空的话会考虑去旅行。」


「呐,让我猜猜,觉得桌上的咖啡很甜吗。」


「是啊。」


「还是习惯站在阳台上讲电话。」


「那又如何。」


「大晚上只穿一件衬衫会着凉的吧。」


「这不用——你怎么知道的?」


「蓝色那件?」


「很厉害嘛。」


「还是说不出口吗?」


「…什么?」


听筒那头微妙的停顿了一下,欲言又止的情绪都迷茫在了空气里。


「‘昨晚去哪了,为什么今天一天都没有回来’这样的问题。」


「……」


 


真是毫不留情地戳破啊。就像以往自己毫不留情地教训他一样,虽然知道那些对话在别人看来都是低智商的争吵。这个时候果然应该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提高音调回一句,你这家伙在说什么啊,但是声音卡在了喉头,时间居然就这样尴尬地停留在这里。


夜空本来还有些云朵遮月,可刚好一片云跑开,月亮露出了半边,银白色的光落在了他的肩头,把他的面容从黑暗里捞了出来。就像在说,坦诚一点啊工藤君。


 


几乎就要把电话挂掉了,可当他的视线不经意瞥见楼下的某处时,拿着手机的手才真正的放下来。


JMC魔术大赏决赛的时候,他和服部,白马一起去看了黑羽快斗的登台。明明与别的选手站上的是同一个舞台,但黑羽表演的时候,总感觉哪里都不一样。黑蓝色的舞台布景,因他的要求把场上甚至评委席观众席上所有的灯都关掉,只留一盏称不上很亮堂的顶灯,就如月光,清清淡淡地洒在他白色的礼帽上。后来他被人赋予「月光下的魔术师」这个称号,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吧。


月光下的魔术师,现在就站在东大一号男生宿舍的楼下,没有礼帽和西装,只是平凡的卫衣和板鞋,一只手握着手机,一只手拎着便利袋。但最好一眼就能看到那么多——正直直望向自己的,温柔的,又能将人看透的眼神,内幕千丝万缕。


也不知道他是从第几句话开始就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工藤突然觉得没由来的挫败,虽然光线暗距离也不近,按理说不会被看到什么让人异想天开的表情,但就是这觉得,啊这真是个狡猾的家伙。


可就算这样,还是要注视回去。无论如何在气势上也不能输掉吧。带着像小孩子一样的想法,工藤新一与黑羽快斗对上视线,都是演技很好的人,表情上应该没有什么破绽。只有双手握紧成拳,指尖紧紧抵着掌心的轻微痛感提醒着自己,清醒一点吧?


 


工藤新一从阳台回来之后就去洗澡了,没有案件的日子里名侦探的作息还是挺规律的。他还在浴室的时候黑羽快斗回来了,还无敌亲切地带了份炸鸡。正好到夜宵点的服部又要对他刮目相看了。


「话说回来,今天去哪了?」


「我老爸那边有点事情要帮忙,昨天助理爷爷就来接我了,一直忙到刚才。」


「啊啊,真是厉害啊,魔术世家。」


「彼此彼此啦白马。」


「话说回来……」


白马探倒了杯水回来,自然而然地问出一句,


「你跟工藤,真的没交往吗?」


……


三个人所在的场面微妙地凝固了一瞬,正好工藤从浴室走出来带来了一系列声响。


「没有哦。」


黑羽快斗微笑着回答,毫无破绽的表情,真正称职魔术师应有的poker face。


 


「喜欢的话,一定要认真说出来啊。」白马意味深长地继续说了下去。服部下意识地望向工藤新一,那个人已经换上了睡衣,正背对着他们盯着笔记本屏幕。


「说起来,青子她说周末一起去逛街,你们有空吧?」


对面白马表出一脸「你干嘛要这个时候提青子啊」的表情。


 


服部叹息。


 


其实对于这两个家伙的情况他多少有些了解,与工藤本来就认识了很久,而黑羽其实也是很好懂的人。所谓旁观者清大概就是这么回事,而他们彼此在纠结什么,误会着什么,服部也可以猜到,但理智告诉他千万不要插手不要搅这趟浑水,看这两个笨蛋能折腾到什么时候吧。


大概白马探也是一样的想法。


 


于是一个八人聚会就定在了这个周末。他们四个人加上工藤的青梅竹马毛利兰,毛利兰的挚友铃木园子,黑羽的青梅竹马中森青子和服部自己的女友远山和叶。


所以只有自己的青梅竹马自然而然变成女朋友了,那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回事……


 


关西名侦探再一次因为室友而叹息。果然比起感情这种东西,拥有冰冷真相的案件才更好了解啊。


 


03


 


工藤新一在球场上尽情奔跑。


正是最年轻的身体,更何况体型,容貌都属上乘,球技也了得。球场边围着的女生一阵一阵尖叫。


——不由得让人赞叹,这里完全溢满了大学校园的青春气息啊。


 


这么想着的时候,女孩子们中又传来一阵惊呼和羡慕的声音。那个给工藤新一递去矿泉水和毛巾的女孩,是叫毛利兰吧,漂亮又温柔,而且是工藤君的青梅竹马,真好啊。工藤君虽然不会在人前有什么特别表示,但是看向她的目光就是和看别人不一样嘛,啧啧,好羡慕。


黑羽快斗靠在一边的单杠上,望向那个人所在的地方,还有那些女孩子们坐着的草坪。这草坪是怎么了,才刚刚喷过水吗?纤细的绿色草叶上有着反射着阳光,留下明亮的斑点。风吹过的时候草叶带着光波动,就像阳光下的海,只不过是绿色的。


果然还是蓝色好一点,就像某个人的眼睛。


不,果然还是不要海了,有鱼啊世界第一可怕。


 


又是一阵欢呼。


「刚才那个传球太漂亮了啊!工藤君!」


他的队友过来与他击掌祝贺,虽然不是射门的那一个,但他的功劳显而易见。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啊,并不需要总是出风头,总是会理性的判断全局,然后很多时候宁愿去做一个助攻。就是这样的他,是不会被埋没的。


 


「啊啊,新一的衣服全都湿透了。」


「没事啦兰,我回宿舍整理一下,晚点见。」


 


这么说着,然后一转身就望向自己所在之处的他。汗湿了鬓角,汗水混杂着矿泉水从到颈侧,还有卷起的袖子露出的一截小臂,骨节分明的手,因为液体的光效在阳光下明亮的皮肤。嘴角上扬传递着轻松的情绪,眼神里盛着从始自终的自信,瞳孔中有另一个蓝天。


为什么这么耀眼啊。


 


「今天实验这么早结束?」怎么有空跑来看我踢球。


「有学生打破了试剂瓶,为了清理所以提前放了。」正好听路过女生说你在踢球,就过来看看。


 


大概话都是要只说一半这两个人才可以节约能量活下去吧。




TBC


 


对不起又开了一个坑,高智商组的设定太萌了实在忍不住


一定程度上受到 @沂光 太太的启蒙 这篇文也可以说是送给你啦(不知道能不能被看见///


其实本来是想写大学校园俗套的纠结的虐恋,但是朋友看了先行都觉得甜,所以就看心情写吧(?




另一个原作向快新长篇:《三人称》


M19相关补完:《slience》

评论

热度(1394)

  1. 纯夏怡si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