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流動

///

【Crenny】裙下之臣

妖艳贱货:

  真理之杖×ABO  R18内含


  


  一、二、三——一、二、三——在众人的呐喊声之中,面前被锁链紧锁着的城堡大门已然摇摇欲坠,恍如将死之人最后的苟延残喘一样,木门发出了嘶哑的撕裂声,维持着最后的一丝尊严。


  人手一个的火把被抓在手里,将无尽的黑暗照亮,天空恍如被燃烧一般散发出了不自然的暗红。于是在渺渺众生之中,你抬起头,忽然看到城堡最高处的那个阳台,某个人正站在栏杆上,俯身像是上帝般凝视着众生。


  火把燃烧所产生的热雾使她的长裙摇曳着白色的波浪,金发也在这不停躁动着的空气之中闪着动人的光,于是就在这个瞬间,你看到她那恍如蓝宝石般的双眸落到了你的身上。然而喜悦还未来得及涌上心头,你便踢到了刚刚被打败的看守这座城堡的火龙的头颅。


  她就这样凝视着将自己禁锢了近十年的龙,像人偶般面无表情,也像人偶般精致。就在你为此而陶醉的时候,你看到她转身背对着你,她走回了寝室之中,背影恍如这座城堡之中死去的亡灵。


  她再也没有回过头来。


  *


  **


  ***


  “据前方探子来报,原本南下的黑暗军团似乎由于派遣的先锋队被我们拦截了,现在正在原地驻留,我猜测应该是为了等待与后来的援兵汇合。”看着Kyle将绘制着地图的羊皮纸平铺挂到树干上,前来一同商量战斗方案的士兵们顿时有了注目的焦点,坐在树枝上的Craig只是远远地望着,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那么现在应该要乘胜追击吧?就趁着他们处于弱势的时候将他们一网打尽,重新将通往黑暗大陆的通道给封印上。”Cartman只是随意挥了挥拿着法杖的手,率先抒发了自己的感想,但Kyle只是摇了摇头:“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他们的意图,如果只是唱空城计,而我们贸贸然就去进攻,中了埋伏的话你可担当不起。”


  “难道我们就该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机会溜走吗?”“我没有这么说,我只是想让探子打听清楚再作定论。”“你们精灵就是这么优柔寡断!”“好了别吵了,我说句公道话……”啧,又吵起来了。看着Stan上前将二人劝开,坐在暗处的Craig叹了一口气靠着树干,就在这混乱的时刻,他嗅到了空气之中出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呀,好热闹啊。”自黑夜之中款款而来的,是渐渐变浓的香味,恍如深夜中悄悄绽开的昙花一般,纯白又绽放着幽香,萦绕在Craig的鼻翼边,于是坐在树上的人猛地炸起来,却正好看到她留下了一个优雅的倩影,并款步走向人群。


  或许是听到了说话声,又或许是嗅到了她身上的味道,一直安静着的士兵们忽然骚动了起来。看到来人,被Stan抓着手臂的Cartman用力甩开了手:“你来了,Kenny公主。”


  “来人,给公主殿下抬张椅子来。”听到Kyle的话语,她只是捂着嘴轻轻地笑着,仿佛那是什么无上的荣誉一般,就在转身的这个瞬间,Craig看到了她那足以倾倒世人的绝世容颜。在特意为自己设置的座位上就座,Kenny的眉眼之中尽是似水柔情,她托腮看着面前的地图,靠着扶手的身躯柔若无骨,Craig只是将一切看在眼里。


  “……王,我先告辞了,守卫该交班了。”对空气之中弥漫的香甜气味感到不适,Stan率先找了个理由离开了现场,而座下的一些士兵也随着Stan离开了。但同为α的Kyle跟Cartman却仍旧平静地商讨着战术,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深夜忽然召开会议,是有什么突发状况吗?莫非是今日迎击的那批黑暗军团有漏网之鱼?”面对Kenny那温柔的目光,Kyle只是低下头恭敬地回答:“谢公主殿下关心,虽然作为一个绅士我并不建议女性参与战斗,不过那些残暴无道的兽人在公主的帮助下已经被我们成功伏击了。但刚刚我们接到探子回报,黑暗军团就在我们步距一天的距离之外驻营,不知原因为何。”


  面对精灵王的回答,Kenny只是柔弱地揉着太阳穴,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是头痛:“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让探子调查清楚再汇报便是。”


  “对的,我也是这样想的。”话毕,Kyle偷偷看了一眼Cartman的反应,但他这次却没有对此进行反对。


  “不过,”Kenny话锋一转,柔和的目光之中掺杂了一丝狡诈:“打探这么重要的消息,不是应该交给某些行动迅猛且不会打草惊蛇的人来做吗?”


  “有道理!Craig在这里吗?”听到Cartman喊了自己的名字,Craig忙不迭地从树上跳了下来,在踩了几根树枝之后,他稳稳地落到了地面上。


  “那么,这件事就交给你带领的盗贼团去做了。”就在Cartman交代自己任务要领的时候,Craig看到Kenny坐在椅子上直直地盯着自己看,虽然笑容一如往日,但却怎么看怎么瘆人。


  “这次会议就这样吧,大家回去休息。”得到了解散的命令,于是大家纷纷离场,坐在椅子上的人轻轻捻起裙摆,向Craig这边的通路走来。气味越来越浓郁了,仿佛要让Craig的呼吸都停滞住一般,就在Craig以为自己要窒息的时候,她轻轻地转过头来,留下恍如花朵绽放般温柔的声音:“今晚……到我帐篷来一趟。”


  在这句话背后,是紧张得连气息都不敢流露出一丝一毫的Craig,仿佛面对的并不是温柔如水的公主殿下,而是什么洪水猛兽。


  


  “公主殿下,我进来了。”轻轻撩开深棕色的帐篷,Craig稍稍弯腰便进入了这个略为宽敞的帐篷之中。潦草地环顾了帐篷一周,看到油灯放在了梳妆台之上,跟着几样简单的首饰与化妆品在一起,昏暗地照亮了帐篷之中的一切。几条裙子挂在了屏风上面,似乎它们的主人是个疏于收拾的大忙人。过于浓郁的香味充斥在其中,令Craig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躁动感。


  是在床上吗?看了一眼被粉色和白色的布幔所遮盖住的床,Craig缓步走向那装饰过于繁复的床铺,就在他轻轻撩开布幔的那一刻,瞅准了时机的猎手猛地抓住了Craig伸入布幔的手,随后将他拽进了这由粉色跟白色构成的世界之中。


  “你来了,我等你很久了。”Craig睁开眼时看到的,是侧躺在床上微笑地俯视着自己公主殿下,她的眼中尽是嘲笑的意味,似乎正在嘲笑面前这个狼狈地趴在自己床沿上的人。就在Craig着急地想要爬起来的时候,面前的人一脚踩在他的脸上。


  “我啊,从早上醒来开始,就一直在想一件事情。”Craig轻轻推开踩在自己脸上的脚,却看到对方正躺在柔软的床垫之上面带微笑,并居高临下地望着面前的自己。Kenny双腿分开,像是将要分娩一样将面前的人置于自己双腿之间,Craig能够感觉到裙摆轻轻抚摸过自己的脸。Kenny戴着薄纱手套的手就这样缓慢地拉起裙摆,Craig看着洁白的袜子渐渐地显露出它们的全貌,看到袜子上缀满的蕾丝与夹着袜子的袜带,而最后,他看到了隐藏在裙子最深处的,公主殿下那从内裤里突起的“秘密”。


  “我一直在想,你像是狗一样舔着这玩意儿会是怎样的场面。所以你会满足我的好奇心,对吧?”面对他那恶趣味的用词,Craig只是给了一个中指,但却顺从地跪在了床下。面对他的顺从,Kenny只是露出了得逞的笑容。面对一反温柔态度的人,Craig只是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番。


  对的,关于面前这个仪态端庄的公主殿下的秘密,可并不止区区一个。




     【余下全文】

评论

热度(103)

  1. 情慾流動月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